1. 首页 励志 创业 职场 知识 生活

当前位置:主页 > 知识 > 内容

两江新区疫情防控外事工作组陈林:我在机场把门看好了 你们就可
发布日期:2022-05-22 21:27   来源:未知   阅读:

  江北国际机场是重庆连通世界的“空中门户”,也是重庆疫情防控外防输入的“桥头堡”。为确保重庆“空中门户”安全,两江新区成立疫情防控外事工作组完成隔离闭环转运工作, 为江北国际机场的顺利运行“保驾护航”,确保疫情防控500余天“零”失误、“零”疏漏、“零”瑕疵。

  见到工作组成员陈林的时候,他刚结束疫情防控工作的会议。陈林是两江产业集团高科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员,自去年3月19日抽调至重庆两江新区境外疫情防控工作组,作为接机小组副组长的陈林已经在重庆外防输入的第一线上奋战了一年多,期间做好了中国-东盟建立对线周年特别外长会议等重要外事接待活动。

  “我是去年3月18日接到通知的,第二天就直接火线上岗。”陈林说,“当时领导跟我开玩笑说,给我一个与外宾打交道的机会。不过当我知道是来机场做疫情防控,当时心里还是有点虚,毕竟那时候正是全球疫情爆发高峰。”

  虽然之前陈林已在两江数字经济产业园写字楼做过一段时间疫情防控,但直接面对境外旅客,对于未知情况还是不免有些担心。

  陈林边走边给记者介绍着自己的工作,工作组的主要职责就是严把转运关口,从境外入渝人员走出机场,他们就要开始忙碌,做好每一名旅客信息登记、政策解读、转运移交隔离等工作。

  “我们之前高峰期的时候,每天要接100多人,一天就蹲在路边吃一顿饭。”陈林指了指机场出口处,“防护服捂得严严实实,一次工作就是3小时起步,最后连内衣都是湿的,拧得出水来,鞋套里面的汗水都快淹没鞋底了。”

  陈林打趣道,胖一点的同事穿上防护服三分钟就汗如雨下,几个月下来都脱瘦了,“减肥效果还不错”。

  “做好自身防护很重要,保证自身安全的同时开展工作,我现在已经轻车熟路了,都开始带新人了。”陈林说。

  目前,两江产业集团已有4名成员在工作组,除了陈林外,渝高公司的钟谊、渝兴公司的王建波、渝高物业公司的杨宇都是新成员。

  刚进公司半年的杨宇是他们中最小的一位,今年才20岁,“我是主动申请来这个岗位的,我年轻些身体好,可以勇敢尝试下。”

  旁边的钟谊还有些许兴奋:“我也是看到公司发的通知然后主动报名的,这是一份光荣,能够为我的人生履历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9月底,钟谊就要开始迎接新加坡直航班机旅客了。

  而才来不久的王建波已经遇到过“棘手”的乘客,体验过这份工作的不易。“上次接到一位,对我们的隔离工作不太配合,我们苦口婆心地为旅客解释政策、提供食物和水沟通三四个小时才把旅客工作做通,把他送往了隔离酒店。”王建波说。

  站在重庆外防输入的第一线,与境外输入病例接触风险时有存在。陈林就遇到了这样一次,幸亏做好了有效防护,最后有惊无险。

  “当时一大早听到这个消息,我吓得都从床上蹦起来了。”陈林回忆起仍心有余悸。

  去年一天,一班从尼泊尔飞往重庆的航班下午15:30在江北国际机场落地。陈林他们一直忙碌,最后将旅客送往酒店已经是晚上七八点,忙完一切工作休息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当第二天旅客核酸报告检测结果出来后,该航班入境旅客有3人呈阳性。市卫健委第一时间联系了陈林,当时接到电话的陈林心跳都加快了一些,紧接着就配合相关部门开始工作情况上报、自身核酸检测、隔离等工作。

  “幸好最后结果是好的。”陈林说,“这种情况偶尔遇到也难免,守护好这第一关是我们的工作职责,也是一份荣耀。就像我经常给家人朋友们开玩笑说的,我在机场把‘门’看好了,你们就可以放心地吃火锅了。”

  对于陈林来说,这期间最对不住的就是家人。去年刚来时候,儿子才一岁零一个月,现在都已经2岁半了。而这段时间,陈林没能陪伴他成长。春节期间,陈林也没能回家,只能在视频通话中挂念下儿子。

  “以前在家陪他玩得多,那时候一回家都是贴在我身上。”陈林说,“现在经常都是一个月才回去一次,回去少了,都不让我挨着他。”

  然而,陈林没有退缩。下午一点多,他总算可以休息下去吃个午饭了,几口扒完饭菜陈林要赶紧回去报送数据。

  “我们不容易,回家的人更不容易。只有我们做好了,他们才能够早日平安回家。”陈林说,“这是一份担子,这段经历也将是我一辈子的骄傲。”